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行業新聞

建筑的時間相對論

時間:2022-4-25 10:28:52100 點擊:

南京雕塑協會:


隨著現代主義的誕生而被人們拋棄的一個觀點是建筑可以體現時間變化后的結果。


在現代之前的舊世界,建造諸如大教堂之類的大型建筑是很常見的,忠誠的工匠以一致和連貫的方式繼續前人的工作,為要傳遞到未來時代的總體計劃形象做出貢獻,但沒有連續性的創造手法,反而推動了創造性的傳遞過程。在建筑空間中,那個時期的豐富性允許真正的創意出現,這在中世紀歐洲從羅馬式到哥特式的演變中清晰可見。 


有時跨越時代的深度對話是偶然的,能創造出一個美麗的世界。例如,桂離宮是一個由不同時代的不同風格并存、甚至重疊的日本傳統建筑群,在以工業革命開始于英國的當代時代,在尋求經濟合理性的過程中失去了那個時代的好處。

640.jpg

而現代將“創造”描述為與過去分離的在地面上建造的活動過將工作的完成視為重中之重,建筑在時間這一維度上的永恒已經消失。建筑變形或成熟的機會已被消除,給我們留下了一個慢慢地消失在空氣中的自主紀念碑。這樣帶來的結果很好,但又有些不協調,建筑環境中的現代景觀被反復拆除和重建,這并不意味著“進化建筑”在現代已經無法體現。

    

巴塞羅那的圣家堂是永恒未完成建筑的象征,就是一個例子。其他包括1970年在亞利桑那沙漠中建造的實驗小鎮 Arcosanti、以直島為中心的瀨戶內海藝術群島、Humlebaek的路易斯安那現代藝術博物館,俯瞰哥本哈根海等等。


一些結構就像是有生命力的生物,為它們出現的地方帶來生命,產生和轉化來證明建筑可以有機且持久的生長。

微信圖片_20220425103246.jpg

                                             西班牙巴塞羅那的圣家族大教堂和贖罪教堂的誕生立面

在很多情況下,這些項目背后的驅動力不是創造者的天才,而是客戶的熱情和遠見。作為建筑師,無論多么理想和富有想象力,如果不被客戶接受,他們的夢想就不會實現,建筑師是沒有權力的,即使在構建建筑固有的挑戰過程中,建筑師也必須逐個擊破,這些點可以連接成線和面。


如果建筑師無法為想象的項目提供實質內容,必須深入考慮客戶的需求,并以自己的方式創作作品,如果不能在現有的邏輯中實現夢想就必須開始改變邏輯本身,永不放棄反思和創造。

微信圖片_20220425103252.jpg

最近的文化趨勢中恰逢建筑無限增長泡沫的逐步退縮,盡管基于“拆建”理念的城市文化根深蒂固,在日本和中國等亞洲國家,建筑修復有一定的財運。


盡管從歷史和藝術遺產的修復和保護到普通建筑的轉換和再利用的范圍很廣,但所有類型都具有使用現有結構而不是將其夷為平地的想法。但是不應將恢復激勵措施簡單地理解為房地產投資策略或對減少廢物和資源保護等環境問題的一般反應。

微信圖片_20220425103258.jpg

建筑保存和振興的本質應該是保存當地集體歷史的見證和記憶,在巴黎、倫敦或紐約等大都市,城市文化受到整個城市歷史的青睞。過去以物質方式傳播,從而在構成文化沃土的城市結構中產生時間連續性的模型,不過建筑越老,修復和保護它所需的技術專長和經濟能源水平就越高,這有時可能是其有效再利用的重大障礙。


人們通常認為,基于“拆除和建造”的發展只是一種與現代增長時代相關的暫時趨勢,在西方建筑歷史中,古建筑再利用的例子不勝枚舉。

微信圖片_20220425103304.jpg

縱觀建筑的悠久歷史,修復一直是一種基本的創作手段。每種文化針對特定地理區域的創新思想和方法在解決這些問題方面所做的努力,將對在當今這樣一個包羅萬象的信息時代背景下尋找本土價值產生重要的影響。傳統與現代以一種微妙而勇敢、尊重而富有創造性的方式在一個包含過去、現在和未來的城市肌理中互相交織。  


具體到建筑方法,除了建筑形式的迭代也有傳承至今仍在使用的幾何形體。自古埃及人時代以來,幾何學就代表了一種為地球帶來秩序的獨特且不可替代的方法。在柏拉圖主義的搖籃古希臘甚至被升華為哲學語言。


后來,西方建筑將其用作構建邏輯和美感系統的基本規則,使用規則球體和多面體象征性地說明宏觀和諧的世界觀,在各個年齡段的建筑師設計的理想城市中以特別明顯的方式表現出來。

微信圖片_20220425103310.jpg

即使在今天,隨著建筑從歷史主義中解放出來并追求新形式類型學的發明,幾何學仍在繼續滋養創造力的種子,它曾經是神圣表現的象征,是現代建筑中很大一部分追求合理性和普遍性的重要參考,幾何是人造物的終極見證。 


幾何和抽象概念是和諧一致的,它們是存在于建筑根源的不變原則,但單獨來看,它們并不能確保創新。我們試著實現抽象思想的現實世界是不合邏輯的、不透明的、復雜多樣的,代表了我們身體存在的終極狀態。

微信圖片_20220425103315.jpg

卡斯特維奇奧博物館,修復工作于1975年完成

幾何設計總是伴隨著抽象與再現、理性與非理性、整體與碎片、自然與人工的斗爭。偉大設計師留給我們的幾何遺產,這些二元論的命題一個接一個地出現在那些創造者的腦海中,變得尤為清晰:純粹抽象和多樣性之間的對比越深越強烈。表現形式越多,創作就越生動,呈現出美麗、充滿活力和豐富的幾何表達。


盡管設計領域已經數字化,但這個事實仍然沒有改變。今天的創意思維正在用他們的新幾何圖形在建筑上測試。


有些人正在尋找形式來面對和模糊人造世界和自然世界之間的界限,其他人則試圖通過添加設備、在簡單的結構中發展豐富性和復雜性來抵制現代城市的同質性,還有一些人繼續相信普遍性是追求地區主義的頂點。


當他們的作品經受住了時間的考驗并流傳下來時,我們這一代人的見證將被載入史冊。

                                                                                                                                      南京雕塑協會

關于協會 協會會員 協會活動 會員服務 新聞中心 作品賞析 藝術沙龍 學術報告廳 雕塑公園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 © 2012-2019 南京市雕塑協會
南京雕塑協會 南京雕塑學會 南京雕塑協會 南京雕塑院 南京雕協 南京雕塑
亚洲mm8成为人电影网_国产精品视频白浆免费视频_久久九九久精品国产_国产精品久久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