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行業新聞

清代福建花鳥紋木雕的文化寓意

時間:2022-5-5 10:45:15100 點擊:

南京雕塑協會:

福建地處東南一隅,派江吻海,山水相依。自唐宋以降,福建經濟、文化取得長足發展,甚而后來居上,學者云屯,反哺華夏,如宋代“閩學”,其文化傳統不僅是閩人可貴的精神向度,也給中原文化帶去深刻的影響,產生了眾多彰顯地域特色與歷史風貌的著述。福建也因其儒風鼎盛、儒學之花絢爛,被譽為“海濱鄒魯”“文獻名邦”。


清代福建經濟活躍、文化昌明,人文薈萃、物阜民豐。人們大興土木,營造祠堂屋廈、廟宇殿堂,使得能工巧匠有了展示精巧技藝的舞臺。此時期福建木雕除了多為寺廟制作金碧輝煌的佛像神像外,民間尤其是莆田、仙游的莆仙地區和以泉州、永春為代表的閩南地區等地的木雕,作品還多用于祭祀禮儀、日用器皿、窗花櫥飾、家具陳設等生活領域。木雕也因貼近百姓生活,自然而然地成為宣揚倫理道德、教化廣大民眾的載體。它的身上不僅蘊藏著古老的歷史、精美的藝術,同時還有豐富的鄉土民俗和傳統文化。本文擷取福建民俗博物館所藏的清代福建花鳥紋木雕為例,略談其折射出的清代福建地方民俗風情和地域民俗心理。


木雕中的花鳥紋包括花卉、蔬果、草蟲、畜獸等自然界中的動植物圖案。儒家學說中有“天人合一”的理論,指的就是用自然來比擬人事,這種將外在自然擬人化的賦予道德和情感內容的表現手法,使得人們可以從木雕的內容中清楚地了解當時社會的風貌和民俗,浸潤其中,如同與古人同游,樂莫大焉。清代福建木雕花鳥圖案,既有“識夫鳥獸木之名”的認識作用,又關注美與善的觀念表達,更強調其“奪造化而移精神遐想”的怡情作用。從清代木雕藝人雕刻創作的花鳥紋作品中,大致可歸納出其時福建縉紳士子及廣大民眾的三種審美趨向及隱含的心理寄托與文化寓意。



一  廣大民眾趨吉納福的普遍審美


清人蔣士銓在《費生天彭畫耄耋圖贈百泉》有詩云:“世人愛吉祥,畫師工頌禱;諧聲而取譬,隱語戛戛造”,生動再現了清人趨吉納福的文化現象。而民間木雕藝人受到當時文化的影響,往往會選擇反映社會心理、社會生活的題材,以迎合廣大民眾的欣賞能力和審美趣味,所以清代福建花鳥紋木雕常被賦予吉祥意義,可謂“紋必有意,意必吉祥”。


1.清代金漆“麟鳳呈祥”紋木雕花板

111.jpg

《吳越春秋》中說:“禹養萬民,鳳凰棲于樹,麒麟步于庭。”麒麟,是按中國人的思維方式復合構思所創造的動物:鹿身,牛尾,馬蹄,魚鱗皮,一角,角端有肉,黃色。鳳凰也是衍生于神話傳說,傳其“雞頭,蛇頸,燕頜,龜背,魚尾,五彩色,高六尺許”。麟、鳳的造型都是將許多實有動物拆解后的集合體,把那些備受人們珍愛的動物所具備的優點集于一身,這也充分體現了古人的“集美”思想。

此花板以透雕為主,輔以淺浮雕和陰雕等技法,在有限的空間內將麒麟嘶吼、鳳凰展翅表現得生動傳神。透雕,也稱通雕、深浮雕,其做法是先在木料上繪出花紋圖案,然后按圖案要求進行雕刻,需透空的地方雕通,需凹凸的地方鏟鑿,形成大體輪廓后磨平至光滑,再進行精細加工,講究“通、透、空、靈”。傳說麟為仁獸,蹄不踏青草和昆蟲。鳳為祥禽,鳳凰雙飛,賢士齊集。古人把麟、鳳在一起視為天下太平之象征。又因儒家學派創始人孔子被稱為“麒麟兒”,故清代木雕花板里亦多有“麒麟送子”“麟吐玉書”等吉祥圖案,反映了當時人們期盼后世子孫出圣賢、添丁旺文的美好愿望。


2.清代金漆“松鶴延年”紋木雕花板

222.jpg

《小雅•天保篇》有這么一句:“如月之恒,如日之升,如南山之壽,不騫不崩,如松柏之茂,無不爾或承。”我們常說的“壽比南山不老松”,就是從“南山之壽……如松柏之茂”引申而來的。而《小雅•鶴鳴》中有“鶴鳴于九皋,聲聞于野”的描述,傳說中的仙鶴,就是丹頂鶴。其性情高雅,形態美麗,素以喙、頸、腿“三長”著稱,直立時可達一米多高。它身披潔白羽毛,喉、頰和頸為暗褐色,長而彎曲的黑色飛羽呈弓狀,覆蓋在白色尾羽上。特別是裸露的朱紅色頭頂,好像一頂小紅帽,并因此而得名。丹頂鶴鳴聲超凡不俗,在中國古代神話和民間傳說中被譽為“仙鶴”,是高雅、長壽的象征。


此花板以高浮雕技法為主,輔以淺浮雕和薄意雕,將松樹的虬枝老干和松針的堅韌倔強,以及仙鶴展翅欲飛、翎毛迎風翩翩的動態之美刻劃得栩栩如生、惟妙惟肖,再加上祥云環繞其間,蘭芝仙草點綴左右,營造出“仙境渺渺采盈門,松柏森森青繞戶”的蓬萊仙境之感。松樹、仙鶴、石頭,均代表長壽之意,寓意松鶴延年,承載著民間諺語“福如東海常流水,壽比南山不老松”的美好愿景。


3.清代金漆“鸞鳳和鳴”紋木構件

222.jpg

中國民間有“鳳舞文明”之吉祥語,鳳凰是歷史上記載的珍禽善獸,非竹實不食、非梧桐不棲,只有在太平盛世才會出現。千百年來鳳凰形象深入民間習俗,在中國的傳統圖案中,常用鳳穿牡丹、鸞鳳和鳴來表現吉祥、和諧之美。在民間喜慶活動中,人們通過鳳凰的形象表達自己的歡樂心情,鳳凰成為人們喜聞樂見的吉祥物深入家家戶戶。

此木構件雕有一鳳一凰在牡丹花中嬉戲流連,意為“鸞鳳和鳴”。鳳凰中雄性為鳳,雌性為凰,《左傳•莊公二十二年》語:“是謂鳳凰于飛,和鳴鏘鏘!薄胞[鳳和鳴”比喻夫妻感情融洽諧樂,舊時常用于祝福新婚夫婦比翼雙飛、琴瑟和諧。此木雕構件采用鏤空雕、半圓雕技法,又用金漆加以髹飾,既空靈通透、富麗堂皇,又栩栩如生、靈動婉轉,更有著吉祥、如意、和諧的美好寓意,反映了清代福建廣大民眾追求幸福的美好向往和傳統的民俗文化風情。

   

4.清代金漆“富貴長壽”紋木雕花板


222.jpg

《本草綱目》記載:“牡丹以色丹者為上,雖結子而根上生苗,故謂之牡丹。”牡丹花姿美,花大色艷,雍容華貴,歐陽修贊“天下真花獨牡丹”,故牡丹有“富貴花”之譽。唐朝開元盛世,牡丹盛于長安,李正封有詩云“天香夜染衣,國色朝酣酒”,所以牡丹又有“國色天香”之稱。長期以來,牡丹成為富貴、繁榮昌盛的象征,清代更是曾以之為國花,頤和園就有“國花臺”。清代木雕藝人把牡丹雕刻在木板上,且飾以金漆,尤顯其時人們對牡丹的珍愛。


該木雕花板在刷飾朱漆的底木上運用劈、削、雕、剔等技藝,著意雕刻了一對綬帶鳥在嶙峋山石和絢麗多彩的牡丹花葉中對視而歌,意即“長壽富貴”。牡丹是中國傳統名花,它端麗嫵媚、雍容華貴,兼有色、香、韻三者之美,令世人傾倒。而綬帶鳥既取長壽之意,又因舊時官印乃用綬帶挽系,所以綬帶又象征官運亨通,兩者合雕則是無數世人爭相追逐的俗世圓滿和最終渴望。



二  官宦富商求取利祿的功利性審美


《宋史•地理志》說:“閩人多向學,喜講誦,好為文辭,登科第者尤多。”宋、明兩代,福建登科第者在全國名列前茅,及至清代,福建教育制度更加成熟,學風鼎盛,雕版印刷日益發達,民間雕刻亦趨繁榮,木雕藝術更是得到長足發展。依托著當時科舉應試和讀書教育的濃厚社會文化氛圍,裝飾在各種建筑、家具和日用器皿的木雕,涌現出大量與金榜題名、功名利祿相關的雕刻圖案,這既從一個側面真實反映了清代福建的社會文化風貌,也體現出當時處于社會頂層能用得上這些精美器物的或官宦人家或富商大賈求取功名利祿的功利性審美。


1.清代金漆“太師少師”紋木雕花板

111.jpg

《漢書•西域傳》言:“烏戈山離國有桃枝,獅子,犀牛。”世傳獅子為百獸之王,每一振發,百獸懾服,又受佛教推崇,以其勇猛精進,為文殊菩薩座騎,故謂瑞獸。據《漢書•禮樂志》載,漢代民間流行舞獅,兩人合扮一獅,一人手持彩球相逗,上下跳躍翻騰,氣氛熱烈、活潑有趣。直至現代,舞獅還是廣大民間常見的喜慶活動。


此木雕花板以透雕、半圓雕技法刻有梅樹、芭蕉和山石,主題紋飾則是獅子戲繡球。相傳公、母兩獅相戲時,絨毛會綴合成球,而小獅子便從絨球中誕生,寓意生生不息、家族繁衍、繁榮。又因紋飾以大獅子和小獅子構成,“獅”與“師”同音,釋為“太師少師”,象征官祿代代相傳之意,也反映出清人追求家族繁榮昌盛、企盼高官厚祿繁衍不息的心態。


2.清代金漆“二甲傳臚”紋木雕花板

11.jpg

在古代,要想功成名就、出人頭地,往往是靠埋頭苦讀和參加科舉考試來實現的。中國的科舉制度肇始于隋唐時期,至宋代已趨完善。明代殿試名次分為一、二、三甲:一甲三人,即狀元、榜眼、探花,殿試第二、三甲第一名為傳臚,至清代則專稱二甲第一名為傳臚。由于及第者名單多用黃紙書寫,故又稱“黃甲傳臚”,宋人華岳就有詩《呈諸同舍》云:“三舉不登黃甲去,兩庠空笑白丁歸。

該木雕花板糅合了半圓雕、透雕、陰雕等技法,刻畫了荷葉脈脈、荷花怒放,一叢纖柔俊秀的蘆葦枝上站著一只鷺鷥,蘆叢邊上雕刻太湖山石和海水紋,兩只憨態可掬的烏龜正圍繞著蘆叢嬉戲!疤J”葦、“鷺”鷥均與“臚”同音,而龜有甲殼,且刷飾黃色金漆,寓意為“甲”或“黃甲”,該花板圖寓“二甲傳臚”或“黃甲傳臚”,是為科舉中第之吉兆,形象表達了“金榜題名”的美好祈愿。


3.清代金漆“一路連科”紋木雕花板

222.jpg

此花板雕有鷺、蓮花、蘆葦。“蓮”與“連”同音,“鷺”與蘆葦之“蘆”和“路”均同音,且蘆葦生長,常是棵棵連成一片,故諧音取“連科”之意。舊時科舉考試,連續考中謂之“連科”。鷺與荷花、蘆葦組成的圖案稱“一路連科”,寓意應試求捷,企盼仕途順遂的美好心愿。


此花板底紋雕刻萬字紋,即卐字形紋飾,卐字是一種中國傳統文化中具有吉祥意義的幾何圖案,是古代的一種符咒,用做護身符或宗教標志。卐字在梵文中意為“吉祥之所集”,佛教認為它是釋迦牟尼胸部所現的瑞相,有吉祥、萬福和萬壽之意。此花板底紋卐字四端向外延伸,演化成錦紋,有吉祥綿長不斷和萬福萬壽綿延不息之意。


4.清代金漆“封侯得祿”紋木雕花板

222.jpg

此花板圖案由猴子、蜜蜂、鷺等動物及松樹、蘭草、靈芝、石頭等組成。圖中有兩只鷺鷥相向對視,一只猴子手持木棍正在捅松樹枝干上的蜂窩,蜂窩下方有只蜜蜂展翅欲飛、動感十足,畫面十分詼諧有趣,令人忍俊不禁。“蜂猴”與“封侯”諧音,“鷺”與“祿”同音,寓意“封侯得祿”。又因圖案有兩只鷺,或也可釋為“路路封侯”,均是反映清人企盼仕途得意、高官厚祿的功利心理。


此木雕花板背景髹飾朱漆,再以深淺浮雕、透雕、半圓雕等技法將猴子憨態可掬、調皮搗蛋的個性特點,鷺鷥展翅撲棱、伸頭扭頸的動態和應和之狀,以及蜜蜂迎風欲舞、觀者耳中似有嗡嗡之聲的活潑之態展現得淋漓盡致、逼真絕倫。該花板雕飾精美,且髹飾金漆,更顯富麗堂皇流光溢彩,既讓我們窺見清代達官顯貴的繁縟奢華,也是清代封建社會傳統文化心理和功利主義思想長期浸潤的生動反映。



三  文人士大夫清逸灑脫的情趣審美


中國文化歷來強調“以道統藝,由藝臻道”,清代福建木刻中有許多文人題材的紋飾,如梅蘭竹菊“四君子”紋等,讓人聯想到人文價值、精神關懷和自我意識,在物與人之間構建了一種特殊的情感,體現了當時具有儒家思想的閩地文人對人、自然、宇宙間關系的理解,這是“比德”文化在清代福建的生動再現,也反映了閩人對美好品德、高尚修養孜孜不倦的追求與胸懷。


1.清代金漆“四君子”紋木雕花板

22222.jpg

《事詞類奇》說:“水陸,草木之花香而可愛者甚眾,梅獨先天下而春。”故人們列梅花為群芳之首,將它視為春之使者。而蘭花野生自長,潔身自好,幽香清遠,其不為凌厲改性,不為無人而不芳的性格,好比自甘淡泊之美人,窮困自愛的隱士,修道立德的君子。《孔子家語》有言:“與善人處,如入芝蘭之室,久而不聞其香,則與之俱化。”花中“四君子”,梅傲竹堅,蘭幽菊淡,或傲或雅,或清或靈,無不被喜愛它們的人們人格化、象征化。


該組木雕花板以鏤雕技法將梅的冰肌玉骨、蘭的幽香清謐、竹的風神俊朗和菊的悠然疏淡展現得十分生動精妙。木雕藝人們在藝術形成的過程中受到社會文化的影響,加入精心的創意與刻畫,從而跳出俗的層面,上升到雅的高度,他們的高超技藝也使這些木雕花板擁有獨特的藝術價值和文化內涵,在歲月的沉淀中煥發出新的璀璨光芒。


2.清代金漆博古紋木雕花板

《小窗幽記》里說“香令人幽,酒令人遠,茶令人爽,琴令人寂……金石鼎彝令人古”。清代,博古之風大興,考古、金石學成為時尚,文人士大夫迷戀高古的情境,在書畫藝術、石木磚雕等工藝美術里捕捉遙遠時代的物件,博古圖案也因此得到長足發展。博古即古代器物,宋徽宗著《宣和博古圖》三十卷。后世稱仿制古物、書畫,皆以博古名之,圖案多以博古器物如古瓶、玉器、鼎爐、書畫和一些吉祥物配上盆景、花卉等各種優雅高貴的擺件組成,琳瑯滿目,給人以美的視覺享受。


本組木雕花板以半圓雕和深淺浮雕等技法雕飾了古瓶、水盂、爵杯、玉玦、靈芝等物件,氣息靜穆、典雅莊重,令人一見就似有拂去浮躁心境的平和之感。該組花板主體物象雖小,然立體空間層次豐富,體現出多層鏤通、玲瓏剔透的福建雕刻風格,是清代文人士大夫審美情趣的體現,也是其時八閩民間對“天人合一”理念、“雅”“俗”共存的理解與追求在生活中的反映。


清代福建花鳥紋木雕,具有深厚的歷史積淀、美學觀念和豐富的民俗性,每一件木雕作品都融合了思想、文化、社會環境和審美趣味等,蘊含著深刻的精神之美。不同的紋樣形制組合、轉化為特定的符號,傳達出人們的祝福與企盼。欣賞這些木雕,如親見古人,與之品茗談心、暢飲抒懷,令人修身養性、心平氣和。木雕作品的意境之美、藝術魅力,也在這絲絲斑斕的紋樣中得以沉淀與流傳。

                                                                                                                                      南京雕塑協會

關于協會 協會會員 協會活動 會員服務 新聞中心 作品賞析 藝術沙龍 學術報告廳 雕塑公園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 © 2012-2019 南京市雕塑協會
南京雕塑協會 南京雕塑學會 南京雕塑協會 南京雕塑院 南京雕協 南京雕塑
亚洲mm8成为人电影网_国产精品视频白浆免费视频_久久九九久精品国产_国产精品久久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