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行業新聞

                                              南京西營村考古發掘200余件文物在六朝博物館展出 ——南朝佛寺遺址重見天日

                                              時間:2022-5-13 9:14:41100 點擊:

                                              南京雕塑協會:


                                              大約1500年前的某一天,建康城(今南京)外長江邊一座新建的佛寺里舉行了一場儀式,裝有佛教圣物的舍利函被放置到佛塔底下的地宮中。儀式盛大而莊重,封護地宮時一絲不茍:先是在地面撒上一層包括銅錢、金銀、水晶、瑪瑙、琥珀等在內的供奉物,再覆以黃土夯實,如此反復,最終完成瘞埋活動。


                                                千年以降,滄桑巨變。如今這座佛寺所在的鳳臺南路西營村距長江已遠達5000米,經過近3年的考古發掘,這座南方地區已知年代最早、布局最為完整的佛寺遺址終于重見天日,出土的200余件文物近日在南京六朝博物館“煙雨樓臺——西營村考古紀實展”展出。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臺煙雨中!碧拼娙硕拍吝@句詩讓一個煙雨朦朧、梵剎林立的南京影像定格在世人的江南印象中,而西營村南朝佛寺遺址正是目前發掘保存最好、布局最完整的“四百八十寺”之一。


                                                一枚銅錢,鎖定佛寺始建年代

                                              640.jpg

                                              南朝佛寺建筑基質分布圖

                                              640.jpg

                                              方形穿孔發愿文滑石器

                                              “南京被稱作六朝古都,建康城是南方的佛教中心,‘南朝四百八十寺’這個數字并不算夸張,此前在考古工作中也發現過南朝佛教的遺物和遺跡,但是佛殿、塔基、地宮和佛像同時被發現,這還是首次!笨脊蓬I隊、南京市考古研究院副院長龔巨平說。


                                                在已發掘的范圍內,西營村遺址坐北朝南,長約110米,寬近60米,從南向北依次為山門、佛塔和大殿,當年佛寺地處伸入江內的高岡上,從江面上看去顯得巍峨壯觀。佛寺打地基時很考究,大殿基址整體用土墊實1米多深,然后在其上開挖磉墩基槽,先用紅色粉砂巖筑底,再用黃土、灰土分層夯筑,大殿的柱子就立在基槽之上,這樣的地基可以保證柱子穩定地支起巨大的房頂而不會沉降。佛塔地基要承重多層寶塔,所以更花功夫:向地下深挖接近2米,再用黃土雜以卵石夯筑,每一夯層只有薄薄的10厘米左右,幾乎是用做“千層餅”的細致功夫打地基,這正是當時營建高等級建筑時的常規做法。


                                                今天的寺廟往往以大雄寶殿為核心建筑,然而西營村遺址卻清晰地表明,這座佛寺采用“前塔后殿,以塔為中心”的結構。南京大學歷史學院教授張學鋒告訴記者,以塔為中心是印度佛寺的傳統,魏晉南北朝是佛教在中國生根并開枝散葉時期,因此佛寺格局仍然保留印度范式,北朝的河南洛陽永寧寺、河北鄴城趙彭城佛寺遺址都采用相同的寺院結構。根據西營村考古可以推測,“南朝四百八十寺”中除了“舍宅為寺”(捐出住宅做寺院)之外,大體應該是圍繞佛塔興建其他建筑,并且結合中國建筑傳統,四周用回廊圍成方形院落。


                                                那么遺址的年代又是如何確定的呢?龔巨平表示,夯土層中出土了大量的銅錢,包括半兩、貨泉、布泉、五銖、大泉五十、大布黃千、四銖等種類,年代可早至秦漢,最晚的是南朝劉宋元嘉四銖。元嘉是劉宋第三位皇帝劉義隆的年號,使用時間為公元424年至公元435年,而元嘉四銖始鑄于公元430年,由此可以推斷,佛塔塔基埋藏舍利函的年代不早于公元430年。同時,遺址出土的佛教造像殘件、蓮花紋瓦當等建筑構件均具有典型南朝特征,考古專家認為,這座佛寺始建年代不早于南朝劉宋,可能毀棄于梁代的侯景之亂或隋平陳南朝滅亡之際。

                                                一座地宮,連接西域和南亞

                                              640.jpg

                                              琉璃珠

                                              640.jpg

                                              蓮花紋瓦當

                                              在六朝博物館的展廳中,3組石構件被放在很顯眼的位置,據介紹,它們就是舍利函的殘件。


                                                研究表明,舍利函由底座、中腰、頂蓋三個部分組成,它們扣合在一起形成一個邊長0.88米、高0.78米的石盒,這是目前考古所見形制最特殊的舍利函。


                                                按佛教儀軌,舍利函內應該盛放有舍利等佛教圣物,因此西營村遺址地宮的舍利函內裝著什么格外令人期待,遺憾的是,地宮在后代曾被發現并打開過,舍利函被打碎,函內的圣物流失。盡管如此,地宮中殘留的文物仍然很豐富,有金、銀、銅、水晶、琥珀、瑪瑙、玻璃等各類材質,在展柜中顯得五彩斑斕,美不勝收。它們往往被作為寶物供佛,寄托著信徒的美好祈愿。如在一件穿孔的滑石立方體上,就刻著“弟子葛安孫愿生西方 無量壽佛國□ 食自□一切眾生親眷 屬朋友知識一同所愿”,表明當時佛教信仰在民間已經深入人心。不僅如此,南朝時帝王大興佛寺、論究佛理,高僧在南京翻譯佛經,學術界興起形神之辯、夷夏之爭、沙門禮敬王者之爭等有關佛理的論辯,佛教由此興盛。


                                                地宮中的文物,還表明南朝建康城與今天“一帶一路”沿線的聯系。龔巨平告訴記者,科學檢測表明,琉璃、瑪瑙、琥珀等文物多為域外產品,顯示出南亞地區的風格。其實早在漢代,羅馬就曾派使節沿海路來到中國,東晉時高僧法顯從天竺歸國時就取道海路,梁武帝時達摩來中國在廣州登陸,然后被禮邀至建康。地宮中出土如此多樣的舶來品,表明當時中國南方與海上絲綢之路沿線國家的聯系已經相當緊密。


                                                展廳中的玻璃器已經殘碎,看起來與今天的玻璃類似,晶瑩而透明。這樣的玻璃器當時有兩個產地:羅馬和薩珊波斯,來中國有兩條路線——陸上絲綢之路和海上絲綢之路。走陸路,需要翻越帕米爾高原,在天山或昆侖山腳下跋涉,沿河西走廊進入中原;走海路,則需要經阿拉伯海繞過印度半島進入孟加拉灣,再經馬六甲海峽進入南海。


                                                這座深藏千年的地宮,以其出土的域外文物,向今天的人們展示了當時的建康城如何連接著1500年前的“一帶一路”。


                                                一只佛足, 回響東傳日韓足音


                                                此次考古,發現了大量的佛造像,展廳中展出的佛頭、佛足造型精美,線條流暢,展示了南朝時期高超的雕塑技藝。令人驚訝的是,它們并不是出土于大殿或佛塔,而是在建筑之間的空地地層中,這表明這些殘缺的佛造像曾經被丟棄在院子里,這個過程也許不是一次完成,而是經歷了一段時間,成為這座佛寺被毀棄時的見證。

                                              640.jpg
                                              陶佛身

                                              640.jpg

                                              釉陶佛頭

                                              640.jpg

                                              鎏金銅佛足

                                               出土的佛頭只有拳頭大小,紅陶質地,普遍面相圓潤,眉眼細長,臉上帶著淺淺的微笑,清靜自足的神態生動傳神。在一個獨立展柜里,展示著一件端坐在蓮花寶座上的無頭小佛像,佛衣有著褒衣博帶式的寬大閑適,下垂的襟擺自然形成一道道褶皺,用泥土燒制的硬陶有絲綢一般的柔軟質感。佛像的右手放在胸前,手指向上,掌心向外,被稱為“無畏印”,左手在腰旁,掌心向外,食指和中指下伸,屬于“與愿印”。據介紹,這種“無畏與愿印”最早出現在南朝,隨后不僅流傳到中國北方,還遠達朝鮮和日本。


                                                展覽中還有一件鎏金銅佛足,只殘存前半個腳掌和腳趾,因為年代久遠布滿綠色銅銹,但部分殘存的鎏金依然熠熠閃光。銅佛足的尺寸與真人相仿,專家認為它屬于一尊真人大小的佛像,當年因為鎏金而金光燦燦,被供奉在這座佛寺中。


                                                這件殘銅佛足仿佛是一個隱喻,以一種空谷足音的方式無聲講述著南朝時佛教東傳朝鮮半島、進而抵達日本列島的故事。張學鋒教授介紹,六朝時期,朝鮮半島處于“三國時代”,北方的高句麗和東南的新羅向華北政權納貢,百濟為了尋找保護,遂跨海與東晉修好,朝貢關系貫穿了整個南朝,佛教由此傳入百濟。百濟的圣明王還專門派遣使者到南朝的梁尋求佛法,佛教因此在百濟興盛。


                                                為了對抗宿敵高句麗和擴張后的新羅,圣明王還強化了與日本的聯系,將佛像、佛經贈送給日本欽明天皇,南朝佛教就這樣通過國家贈與的形式由百濟傳到日本。為了感謝日本的援助,百濟還向日本傳入了漢文和醫術等,它們和佛教作為中華文明的象征,推動了日本文化蓬勃發展,成為東亞文化交流的一段佳話。

                                                                                                                                                                                 南京雕塑協會

                                              關于協會 協會會員 協會活動 會員服務 新聞中心 作品賞析 藝術沙龍 學術報告廳 雕塑公園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 © 2012-2019 南京市雕塑協會
                                              南京雕塑協會 南京雕塑學會 南京雕塑協會 南京雕塑院 南京雕協 南京雕塑
                                              四虎永久免费地址ww41.6,正在播放国产对白孕妇作爱,老师放2个跳d放在里面上课文,日产日韩亚洲欧美综合下载